登山

总本山大石寺及廣布山開妙院每年度举行的六大登山会之意义涵盖

登山

有兴趣参与登山,但对于种种登山法会的含义感到不解?

欢迎点击以下目录,以便了解各登山法会的历史及含义。

宗祖御诞生会 (2月16日)


简介

日莲大圣人诞生于1222年二月十六日,也就是在末法时代之初,应验了释迦牟尼佛“御本佛出世弘扬大白法,并救济未来一切众生”的预言。而释迦牟尼佛于二月十五日入灭,与大圣人的诞生日期,有着不可思议的因缘。这也表示大圣人佛法,开始于释尊佛法隐没之时。

佛教之三时

在佛教中,将释迦牟尼佛入灭后,教法流布的“时”,区分为三个时期。 释尊入灭后的第一个一千年被称为“正法时代”。 在此期间,释尊的佛法被传播,人们可以通过其修行获得佛的智慧。 第二个一千年被称为“像法时代”,此时释尊佛法的效力开始下降,尽管佛教已在社会中建立牢固地位,但后来逐渐沦为形式。 第三阶段称为“末法时代”,其时间持续万年并直到未来。 在末法时代,释尊佛法失去了引领众生成佛的力量(白法隐没),贪、瞋、痴三毒污染人们的生活,使世界充满了冲突和动荡。

预言末法时代之佛

自平安时代末期,到进入鎌仓幕府时代的同时(十二与十三世纪),是全世界的黑暗时代。 不合时宜的气候、农作物欠收、和天然灾害相继发生。即使是大自然,同样也感受到人心混乱动荡不安的影响。 当时由于蒙古大军四处征伐,整个亚洲陷入动乱并血流成河。 同时在西方,宗教运动使无数人们承受巨大痛苦。

在这段时期的历史,世间一切众生几乎都遭受苦难,印证了释迦牟尼佛对末法时代的预言。 而释尊在《法华经如来神力品第二十一》中,预言了御本佛的到来:

“如日月光明 能除诸幽冥 斯人行世间 能灭众生暗” (法华经 516页)

此时日莲大圣人诞生于日本安房国(现今的千叶县)长狭郡东条乡小凑的渔村。 父亲是三国大夫(贯名次郎)重忠,母亲为梅菊女。大圣人幼名为“善日麿”。有关自己的出生生,大圣人在御书中叙述自己的出为“海人之子”(御书 1279页)、“贱民家庭之子”(御书 482页)

庆贺日莲大圣人御诞生

宗祖御诞生会(或简称御诞生会),是庆贺末法时代御本佛日莲大圣人诞生的大法会。 总本山大石寺于每年二月十六日,都会在御影堂先进行报恩读经,之后于五重塔举行开塔仪式。 这是源自于《法华经见宝塔品第十一》的典故,释迦牟尼佛在此说示了最深奥的教义。 当中一座宝塔突然从地底涌现于空中,而多宝佛坐在宝塔内,赞叹与证明久远元初“妙法莲华经”的真实。

日莲大圣人于《阿佛房御书》中教示:

“入末法,持法华经男女之相以外,无宝塔也。若然,不分贵贱上下,奉唱南无妙法莲华经者,我身成宝塔,我身又成多宝如来。妙法莲华经之外无宝塔也。法华经之题目即宝塔也,宝塔即南无妙法莲华经也。今阿佛上人之一身乃地水火风空之五大,此五大乃题目之五字也。故阿佛房即宝塔,宝塔即阿佛房。”(御书 792页)

五重塔显示“妙法莲华经”的五种构成元素(地、水、火、风、空),也就是我们的当体生命和宇宙全体。而御本尊被供奉在五重塔中央,即是我们的生命,借御本佛大圣人之当体,展现出宇宙全体生命的妙法“南无妙法莲华经”。

因此,日莲正宗将大圣人的诞生,视为久远元初御本尊出现,即是宝塔在世上涌现之日,这也就是在五重塔举行的原因。 与其他所有朝南的日本宝塔相反,五重塔朝西而建,象征大圣人的佛法,与太阳相同由东向西传播,光明广布于全世界。

(本文摘译于“日莲正宗的行事”)

御灵宝拂虫大法会 (4月6日 - 7日)


简介

毎年的四月六日、七日两天,于总本山大石寺举行的御灵宝拂虫大法会,与秋天御会式(御大会),并列为宗门的两大法会。自宗祖日莲大圣人以来,七百多年的长时间中,本宗保存了大量的重要宝物。

为了使本门保存已久的重要宝物,能够永续流传于后世,因此每年一次进行拂去湿气,除掉虫害等保存上的必要处理,同时公开展示在众多参诣者面前,是有助于信行倍增的重要仪式。

以下大略叙述现在所举行的拂虫法会。

第一天四月六日,从第一个行事御开扉开始,在读经之后的唱题声中,御法主上人亲自以奉书纸,拂去戒坛大御本尊的灰尘。入夜后,被熊熊火焰照亮的参道,御法主上人在众多僧侣的随从下,步向御影堂,登上内阵中央设置的高座,进行御书讲。随后,亦展开僧侣的布教演讲会,结束首日的行事。

第二天四月七日,凌晨2时30分于客殿举行勤行众会(丑寅勤行),出仕僧侣与参诣信徒,随从御法主上人祈念广布成就。 上午7时御法主上人再度出仕御影堂,依例奉修每月二祖日兴上人的报恩御讲。 接着于上午 9时起,在客殿举行御灵宝拂虫大法要。

法会之前,会将珍藏在御宝藏长箱内的种种宝物,先行搬运到客殿。接着,在御法主上人与总监的唱名声中,奉揭以大圣人亲笔“师资传授御本尊”为首,与二祖日兴上人、三祖日目上人、以及日莲正宗历代上人书写的御本尊。

御本尊的拂虫完成后,接着奉修“御真翰卷返”仪式。 当中以日莲大圣人书写的御书为首,还有日兴上人、日目上人等所写的书籍与信件。

负责的僧侣展示御书与文件给信徒看过后,立即细心进行通风,完成后小心翼翼地卷收这些无价之宝,最后一一放回长箱内,结束仪式。

大圣人入灭后,六位本弟子的其中五位,以“大圣人以假名文字所写的书信,是御供养的回礼,为了引导愚痴者而写,若留着,就是将大圣人的耻辱流传后世”为由,五老僧将其当成废纸撕毁,或是烧得精光。而血脉继承大圣人正嫡的二祖日兴上人, 一方面对五老僧所犯的错误晓以大义,另一方面尽可能收集散落四处的御书,编写重要御书的目录和解说,以及亲笔抄写御书等,都是为了防止大圣人重要的教说就此消失。

正因为历代法主上人们,继承日兴上人令法久住精神并以身守护,加上信徒的外护,我们今天才能够拜见尊贵的圣教。

总结

借由此御灵宝拂虫大法会,我们应该好好体会于心,将大圣人佛法正确无误地传承,并且认真学习护持正法的精神。另一方面,我们必须确信唯一绝对纯净的大白法“妙法莲华经”,将正法的观念在社会上彻底扎根,誓愿继续向妙法广布前进,并弘扬全世界。

(本文摘译于“日莲正宗的行事”)

開妙院团体登山 (6月)


让我们鼓励所有信徒,以妙法信仰为根本,参加开妙院团体登山

我们由于“妙法莲华经”的福运功德,才能够达到成佛境界。正如大圣人御书中所教示:“近须弥山之鸟成金色。” 须弥山为本佛日莲大圣人常住的地方;现在则是大圣人当体本门戒坛大御本尊所在的总本山大石寺。因此,当我们前往总本山参诣,向大御本尊祈念,沐浴在妙法广大无边的威光照览时,我们凡夫就会得到不可思议的功德,并将生命境涯达至佛界——也就是御书中所教示的“成金色”。 总本山大石寺是日莲正宗信仰与修行的中心。 自建立以来,一直是御本佛常住之处,也是日莲正宗僧侣和信徒修行的根本道场。

无论我们的现实环境有多艰难,克服挑战前往大石寺登山,参诣本门戒坛大御本尊,以及面谒继承日莲大圣人血脉的御法主上人,是非常重要的,而这也是日莲正宗信仰与修行的基础。

现在,在各地寺院住职或主管尊师带领下,所属的法华讲信徒,每年都会到大石寺参诣。 以下这段话,说明各地寺院僧俗前来登山的意义:

“为了日后成长和寺院组织全面发展,于末寺住职主管尊师带领指导下,全体法华讲员必须实践登山参诣,以对【三宝(佛法僧)】报恩谢德。”(大日莲,2016 年 12 月)

由于登山是重要修行,因此寺院所属法华讲员,都应该与御主管尊师,一起参诣本门戒坛大御本尊。 而我们必须意识到,由于有御本尊赐予的福运功德,今天才能得以和御主管尊师,以及其他法华讲员们,一同前往登山。 敬请大家尽一切努力祈念并采取行动,让每位信徒都能够分享这种精神,并让所有法华讲员,都能够实现参加登山的愿望。再次强调,鼓励他人前去登山,会带来莫大功德,不但加深自己的信心,同时也会直接正面影响新信徒的修行姿态。

御法主日如上人猊下,有以下御指南:

“每个人都一定知道【近须弥山之鸟成金色】这句话。 当接近本门戒坛大御本尊所在的大石寺时,每个人都会变成“金色”。这就是为什么每次各地寺院举办团体登山时,我们必须邀请其他信徒,共同前来大石寺。 如果还有另外机会,也可以在其他时间参诣。 当我们带着信徒一起来到总本山时,就开始累积巨大的福运。 这就意味着在折伏新信徒后,要以登山的方式育成。而如果我们意识到,要持续并经常邀请新入信者,那么最重要的活动,就是前往总本山参诣,和参加每个月所属寺院的御讲法要。”(大日莲,2017 年 7 月)

根据御法主上人的解释,通过带领新信徒来到总本山,与鼓励参加所属寺院每个月的御讲法要,即能够从大御本尊那里,获得无限的功德,并且将进一步育成新入信者的信心和修行。

我们要将御法主上人的指导铭记于心,鼓励其他信徒去登山,这直接关系到法华讲员们佛道修行的进一步成长,以及未来的折伏能力。

一整年中,许多寺院都会举行团体登山。 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实践折伏,即使是一人也好,也不要错失而导致他人无法成佛。 我们达成寺院折伏目标的同时,在御主管尊师的指导下,让我们所有人都带着极大的法喜前往登山吧。

夏期研修会登山 (8月)


海外信徒“夏期研修会登山”,是日莲正宗的传统行事之一,与每年夏天举办的日本法华讲“夏期讲习会登山”,具有相同目的。

虽然夏期研修会登山的时间只有两天,然而对于我们进一步加深信仰心,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。

我们能够在大圣人令法久住,供奉本门戒坛大御本尊的总本山大石寺,致力修行日莲大圣人佛法,加深我们的信心,并透过参加如丑寅勤行和唱题会等活动,来实践佛道修行。

虽然是炎热的夏天,尽管长途跋涉,许多海外信徒仍齐聚一堂,寻求本次研修会登山的意义。 我想向在座所有人,致上最深的敬意,感谢大家的热烈求道精神。

虽然为期两天的研修课程时间很短,但我想请大家努力从这些课程中,尽可能汲取更多的收获。

日莲大圣人于《十八圆满抄》 中教示:

“总之,弟子等须如我修行正理。虽为智者、学匠之身,若堕地狱有何益乎。所诠,时时念念唱诵南无妙法莲华经也。”(御书 1519 页)
大圣人于《上野殿后家尼御返事》中教示:

“听闻法华经之法门,愈益勤勉于信心,即谓真实之道心者也。”(御书97页、平成新编 337页)

前面御书提到的那句话“须如我修行正理”,对我们来说尤其重要。

倘若要如同大圣人的信心姿态修行正法,必须坚持以下三点,来贯彻我们的信仰心:

  • 首先,我们以大圣人魂魄常住的本门戒坛大御本尊,作为信仰的中心。
  • 其次,我们确信日莲大圣人流传下来正确佛法,并遵循血脉相承御法主上人的指导。
  • 第三,我们遵循由御法主上人任命,派遣到各个国家尊师的指导。

此外,我们越是实践修行和深入研究,就越能理解大圣人教义中甚深含义。

大圣人教示:“听闻法华经之法门,愈益勤勉于信心,即谓真实之道心者也。”(御书 97页、平成新编337页)

我真诚地衷心祈念,各位在这里度过的时光是有意义的,大家能够加深学习,累积心之财,丰富人生,并在信心修行中获得大功德。

(摘译于2006年10月NSM“海外部长漆畑日实御尊能化致词)

宽师会九月18日-19日)


简介

“宽师会”是总本山第二十六世日宽上人祥月命日忌的法会。日宽上人是江户时代,完全驳倒日莲宗的邪义,广宣弘扬大圣人正法教义的大功臣。

由于留下不朽的功绩,日宽上人在宗门与第九世日有上人,一同被敬仰为“中兴之祖”,每年在总本山,御法主上人都会奉修宽师会。

“宽师会”的仪式分为两天 - 御逮夜(日宽上人御迁化周年纪念日前一天)和御正当会(御迁化周年纪念日当天),连续两天分别在客殿和常唱堂(石之坊)举行法会。在御逮夜的那一天,在大石寺的塔之原广场,举办“日宽上人奉纳角力(相扑)”大会。 晚上除了特别的相扑比赛,还有烟火表演。 另一边的街道同时也摆设许多摊位,是非常热闹的行事。

中兴之祖日宽上人

日宽上人于宽文五年(1665年)八月,诞生于上野国前桥(现在的群马县前桥市),幼名为“市之进”。

天和三年(1683年),市之进十九岁时,遇见一位手持《法华经》,口中却念佛并供奉观音菩萨的僧侣,不禁产生疑惑而上前质问。附近的守门人听到了讨论,建议市之进前往江户下谷(现在的东京都台东区)常在寺参诣。 在那里,恰巧听到第十七世日精上人的说法,长久的疑问都全部解开,于是决心出家,成为日莲正宗的僧侣。

市之进于同年十二月出家得度,成为常在寺住职日永上人(后来成为第二十四世法主上人)的弟子,被命名为 “觉真日如”。 在常在寺与大石寺修行之后,进入了上总的细草檀林(今千叶县大网白里市)。

“檀林”就是僧侣学习法门与修行的学校。 在众多檀林中,与本宗关系特别深厚的细草檀林,是于宽永十九年(1642年),在德岛藩夫人敬台院的协助下设立,当时她也捐献资金协助总本山重建御影堂。 元禄时代,有数百名修行僧侣聚集于细草檀林,刻苦钻研佛法。

日宽上人之后的二十年间,春秋两季在细草檀林开讲研学,其余时间在大石寺与其他寺院努力修行。 四十四岁时,升格为檀林能化(学校老师),改名为“坚树院日宽”。

数年后,奉师匠日永上人命令,进入大石寺莲藏坊就任学头,对门下僧侣讲授御书,并著述有关教义的书籍,致力宗门的兴学布教。

享保三年(1718年)三月,日宽上人继承从第二十五世日宥上人的血脉付嘱,成为大石寺第二十六世的御法主上人。 日宽上人汇集本宗的教学大纲,写成《六卷抄》。 让自大圣人以来相传的正法正义,更加清楚明白,并彻底破折日莲宗的错误邪义。

在信仰和修行方面,日宽上人建立了常唱堂,并日夜致力于唱题的实践与信徒的培育,更留下建造五重塔的资金,为宗门的 发展尽心尽力贡献。享保十一年(1726年) 八月十九日(旧历),日宽上人以六十二岁之龄迁化。

日宽上人的迁化

享保十一年(1726年)八月,领悟到自己临终将至的日宽上人,对当时的御法主第二十八世日详上人,以及大石寺山内的僧侣、檀家等一一告别,并委托木匠为自己制作棺木。

八月十八日深夜,日宽上人在房间挂上御本尊,写下辞世之句:“于末世,所开之花色香虽不及昔,然种与昔无异也。”接着吃了七口弟子事先准备的荞麦面,然后脸上带着微笑,说出:“乐哉,寂光之都。”语毕后漱口,端正仪容,向着御本尊唱题。 八月十九日辰时(上午8时),像沉睡般安详迁化。

日宽上人一生致力于大石寺的发展,以及显扬自日莲大圣人以来,血脉相承的正法正义。在迁化之后直到今天,其功绩愈增光辉,其品德令人尊崇敬仰。各位如果有机会,请参诣宽师会法要,衷心地向日宽上人表达报恩谢德之意吧。

(本文摘译于2015年8月“妙教”)

御大会 (11月20日-21日)


简介

御会式是为了庆祝宗祖日莲大圣人,于弘安五年(1282 年)10 月 13 日,在武州池上(东京都大田区)池上宗仲的宅邸入灭,显现灭而不灭,三世常住的姿态所举行的仪式。对于听到庆祝某人逝世,我们可能会感到惊讶。 然而,大圣人是本佛,生命是永恒的,总是在我们身边教示正法。大圣人灭而不灭,一直常住在我们三世之中。 然而,出生于鎌仓时代的大圣人,确实是过世了。 那么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? 关于这件事,就像我们每天读诵的《法华经寿量品》中有:

“为度众生故 方便现涅槃 而実不灭度 常住此说法”(开结 439页)

这意味着大圣人的入灭,其实是依照佛的“方便”。 在此佛所说的“方便”,并不是“说谎”的意思,而是指佛为了引导我们进入正确的信仰与修行,所使用的一种方法。 也就是说,佛虽然常住三世,但若总是住在世上,众生因为随时可见到佛而安心,不知不觉就怠慢了佛道修行,因此为了教化众生,佛以显现寂灭之相作为权宜之计,让众生认为将长时间难以与佛会面,而精进于佛道修行。

大圣人在《经王殿御返事》中教示:

“日莲魂魄注染于墨而书之”(御书 685页)

也就是说,大圣人是以本门戒坛大御本尊的姿态,常住于总本山大石寺, 并且一直在引导我们,走向正确的道路。

日莲正宗在一年之中,会举行各式各样的法会。 其中,御会式是最重要的法会之一。 在总本山,御会式被称为“御大会”。 在每年的十一月二十、二十一日,由御法主上人为大导师来奉修。

依据记载,大圣人入灭的时刻是在辰时(约上午 8 点左右),相传当时大地震动,虽然是深秋的十月,庭院中却是樱花盛开。 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制作纸樱花,用来装饰御宝前的典故。

二十日下午 第一天仪式开始

二十日下午,首先前往奉安堂,内拜本门戒坛大御本尊。 入夜后即进行“御练式”,这是表现末法御本佛日莲大圣人降临的仪式。由僧侣组成的队伍,安静缓慢地前进,当行至御影堂正面参道时,会暂时停下,六名助番僧配合著七下、五下、三下的唤钟,依照七人、五人、三人的顺序,一个一个地自御影堂奔向队伍中的御法主上人行礼,这是为了恭请本佛日莲大圣人进入御影堂说法,弟子以身请求的动作。

然后队伍行列绕行到御影堂西侧,从“里向拜”(后方)进到堂内。 这是由于御本佛日莲大圣人,常住于御影堂之故。信徒们则以客人的身分,自“表向拜”(前方)进入入御影堂。

所有人进入御影堂后,御法主上人即前往高座下方设置的上行座,面向北方入座。这是表现《法华经涌出品第十五》中,忽然从地涌而出的上行菩萨姿态。 接下来的会行事,则是仿照《寿量品》中三诫三请,重请重诫的法式,请求佛登上高座。此时御法主上人登上高座,如法散华烧香后,展开《寿量品》说法,象征末法御本佛日莲大圣人,说出文底久远实成的精髓“南无妙法莲华经”。

说法结束稍做休息后,举行三三九度仪式(“三三九度”的意思是三乘以三等于九)。这是日本传统中为祝贺喜事而进行的古老仪式,大圣人与弟子本六僧一同交互斟酒,祝贺御本佛师弟的常住。 第一天(御逮夜)的行事,就此告一段落。

第二天仪式 从凌晨的勤行开始

第二天的御正当会,从凌晨的勤行众会(丑寅勤行)展开序幕,接着,上午八时于御影堂奉修御讲。 由御法主上人与本六僧,捧读《立正安国论》与历代法主上人的国谏申状。这是表示大圣人折伏之佛法的仪式,借由在御宝前所展示的信心,誓愿忍难,象征必定成就本因妙的广宣流布。 也就是说,唯有弘扬三大秘法的妙法,一切众生才有可能成佛。

最后,取下装饰御宝前的樱花,在拆花的仪式中,完成御大会。

(本文摘译于2010年10月“妙教”与“日莲正宗的行事”)


仅限于開妙院信徒申请参诣

更多详情将陆续揭晓,尽情期待